安徽三毛机械,安徽亳州三毛理发店剪发最贵多少钱

安徽资讯     2020-12-29    浏览:5

安徽亳州三毛理发店剪发最贵多少钱
20
三毛流浪记读后感
我是怀着激动的心情读完《三毛流浪记》这本书的。
三毛是个孤儿,他没有真正的家,只能四处流浪,以乞讨为生,晚上只能睡在街上。如果讨不到东西,那只能整天饿着肚子。不仅这样,他还经常受到别人的欺凌,身上到处都是伤疤。
而我们现在的生活却不一样了。就说我吧,我从小就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,爸爸妈妈把我照顾的很好,什么都为我考虑到了,可以说我要什么有什么。就是这样,有时候我还对妈妈发小孩脾气,弄得大家不高兴。现在想来;我是多么不应该啊。看看流浪儿三毛,他的生活是那么悲惨!他小小年纪就要靠打工维持生活。我现在的生活和三毛的相比,真是一个天,一个地。冬天到了,妈妈早就为我准备了厚厚的毛衣,而三毛没有衣服穿;晚上,我睡在柔软的被窝里,三毛没有地方住;我不仅吃得好,还经常换口味,三毛经常没有吃的;我天天在宽敞的教室里学习知识,三毛却不能上学……这么一比较,让我想了很多很多。
我应该珍惜我拥有的一切。看到三毛悲惨的生活,再瞧瞧自己,我真正体验到了自己的幸福。
关于台湾女作家三毛的死因
1991年1月4日,一条新闻震惊了海内外的华人世界:作家三毛自杀身亡。虽然事件发生距今已近16年了,但“万水千山走遍”的三毛,始终没有走出纷纷扰扰的世相人情,尤其关于她真正的死因,一直是大家关注的一个谜团。1998年,美籍华人马中欣推出了《三毛真相》一书,引起很大反响。近日,马中欣在沪再度向记者爆料,在他最新撰写的书中,对三毛的死因提出了新说法,“三毛应该不会故意自杀。”

死前医院记录1991年1月4日凌晨,三毛在医院被发现死亡。警方鉴定结果与法医相同:陈平(三毛的真名)“自缢”而死。警方、法医与院方都没有进一步追查“自缢”的前因后果。他们一致认定没有他杀嫌疑,简略以“久病厌世自杀”结案。但陈平真的是久病厌世自杀吗?

1990年12月4日,医院发现三毛子宫内膜肥厚,母亲担心可能是癌症现象,安排三毛到荣民总医院住院检查。1991年1月2日,三毛住进荣总,由妇科医师为她检查治疗并手术,术后没有发现癌症现象。由于三毛过去常有严重失眠,幻听幻觉,精神异常(歇斯底里现象),院方安排1月4日彻底检查她在精神方面的症状。同时,已安排她在1月5日出院。

按照三毛的母亲缪进兰女士的回忆,三毛的死应该是一场意外。1月3日9点,家人还在陪伴她的时候,她向护士取到一颗安眠药。10点50分,家人离开病房,一再叮嘱三毛好好休息。缪女士说,陈平吃了安眠药之后,时睡时醒,因为某种意外原因,在无意识无挣扎的情况下失去自主能力,精神被动地勒死了自己。也就是说,三毛不是自愿结束自己生命的。

没有自杀意向与迹象

马中欣说,三毛平时最好的朋友林先生夫妇告诉他,1991年1月2日,也就是三毛出事前两天,林太太还在台北侨大家具行遇到了三毛,当时三毛已经安排好新一年的工作,并安排好几个重要行程:在香港约好夏捷去逛摩罗街,在上海看望干妈冯雏音请安,前往马德里重新申请已经过期的西班牙护照,以及前往西安与贾平凹会面。由此可见,三毛没有自杀计划。

没有留下遗书

马中欣在遍访三毛的朋友后这样分析到,三毛热情友善,读者好友来信必复。她的书信往来极为频繁,写书之外,写信是她作品文集的内容之一。因此如果三毛想要自杀,必然会留下文字。但三毛却在“自杀”前没留下一个字给父母家人。也没有留几句话给干妈、好友和喜爱她的读者,这显然不是三毛的风格。
三毛和荷西的爱情故事
不死鸟 (三毛)

一年多前,有份刊物嘱我写稿,题目已经指定了出来:“如果你只有三个月的寿命,你
将会去做些什么事?”我想了很久,一直没有去答这份考卷。

荷西听说了这件事情,也曾好奇的问过我--“你会去做些什么呢?”

当时,我正在厨房揉面,我举起了沾满白粉的手,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发,慢慢的说:
“傻子,我不会死的,因为还得给你做饺子呢!”

讲完这句话,荷西的眼睛突然朦胧起来,他的手臂从我身后绕上来抱着我,直到饺子上
桌了才放开。

“你神经啦?”我笑问他,他眼睛又突然一红,也笑了笑,这才一声不响的在我的对面
坐下来。

以后我又想到过这份欠稿,我的答案仍是那么的简单而固执:“我要守住我的家,护住
我丈夫,一个有责任的人,是没有死亡的权利的。”

虽然预知死期是我喜欢的一种生命结束的方式,可是我仍然拒绝死亡。在这世上有三个
与我个人死亡牢牢相连的生命,那便是父亲、母亲,还有荷西,如果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在
世上还活着一日,我便不可以死,连神也不能将我拿去,因为我不肯,而神也明白。

前一阵在深夜里与父母谈话,我突然说:“如果选择了自己结束生命的这条路,你们也
要想得明白,因为在我,那将是一个更幸福的归宿。”

母亲听了这话,眼泪迸了出来,她不敢说一句刺激我的话,只是一遍又一遍喃喃的说:
“你再试试,再试试活下去,不是不给你选择,可是请求你再试一次。”

父亲便不同了,他坐在黯淡的灯光下,语气几乎已经失去了控制,他说:“你讲这样无
情的话,便是叫爸爸生活在地狱里,因为你今天既然已经说了出来,使我,这个做父亲的
人,日日要活在恐惧里,不晓得那一天,我会突然失去我的女儿。如果你敢做出这样毁灭自
己的生命的事情,那么你便是我的仇人,我不但今生要与你为仇,我世世代代都要与你为
仇,因为是--你,杀死了我最最心爱的女儿--。”

这时,我的泪水瀑布也似的流了出来,我坐在床上,不能回答父亲一个字,房间里一片
死寂,然后父亲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出去。母亲的脸,在我的泪光中看过去,好似静静的在抽
筋。

苍天在上,我必是疯狂了才会对父母说出那样的话来。

我又一次明白了,我的生命在爱我的人心中是那么的重要,我的念头,使得经过了那么
多沧桑和人生的父母几乎崩溃,在女儿的面前,他们是不肯设防的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刺伤,
而我,好似只有在丈夫的面前才会那个样子。许多个夜晚,许多次午夜梦回的时候,我躲在
黑暗里,思念荷西几成疯狂,相思,像虫一样的慢慢啃着我的身体,直到我成为一个空空茫
茫的大洞。夜是那样的长,那么的黑,窗外的雨,是我心里的泪,永远没有滴完的一天。我
总是在想荷西,总是又在心头里自言自语:“感谢上天,今日活着的是我,痛着的也是我,
如果叫荷西来忍受这一分又一分钟的长夜,那我是万万不肯的。幸好这些都没有轮到他,要
是他像我这样的活下去,那么我拚了命也要跟上帝争了回来换他。”

失去荷西我尚且如此,如果今天是我先走了一步,那么我的父亲、母亲及荷西又会是什
么情况?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对我的爱,让我的父母在辛劳了半生之后,付出了他们全部
之后,再叫他们失去爱女,那么他们的慰藉和幸福也将完全丧失了,这样尖锐的打击不可以
由他们来承受,那是太残酷也太不公平了。

要荷西半途折翼,强迫他失去相依为命的爱妻,即使他日后活了下去,在他的心灵上会
有怎么样的伤痕,会有什么样的烙印?如果因为我的消失而使得荷西的馀生再也不有一丝笑
容,那么我便更是不能死。

这些,又一些,因为我的死亡将带给我父母及丈夫的大痛苦,大劫难,每想起来,便是
不忍,不忍,不忍又不忍。毕竟,先走的是比较幸福的,留下来的,也并不是强者,可是,
在这彻心的苦,切肤的疼痛里,我仍是要说--“为了爱的缘故,这永别的苦杯,还是让我
来喝下吧!”

我愿意在父亲、母亲、丈夫的生命圆环里做最后离世的一个,如果我先去了,而将这份
我已尝过的苦杯留给世上的父母,那么我是死不瞑目的,因为我明白了爱,而我的爱有多
深,我的牵挂和不舍便有多长。

所以,我是没有选择的做了暂时的不死鸟,虽然我的翅膀断了,我的羽毛脱了,我已没
有另一半可以比翼,可是那颗碎成片片的心,仍是父母的珍宝,再痛,再伤,只有他们不肯
我死去,我便也不再有放弃他们的念头。

总有那么一天,在超越我们时空的地方,会有六张手臂,温柔平和的将我迎入永恒,那
时候,我会又哭又笑的喊着他们--爸爸、妈妈、荷西,然后没有回顾的狂奔过去。

这份文字原来是为另一个题目而写的,可是我拒绝了只有三个月寿命的假想,生的艰
难,心的空虚,死别时的碎心又碎心,都由我一个人来承当吧!

父亲、母亲、荷西,我爱你们胜于自己的生命,请求上苍看见我的诚心,给我在世上的
时日长久,护住我父母的幸福和年岁,那么我,在这份责任之下,便不再轻言消失和死亡
了。

荷西,你答应过的,你要在那边等我,有你这一句承诺,我便还有一个盼望了。

相关搜索

相似文章

安徽省儿童理发店,安徽亳州三毛理发店剪发最贵多少钱 2020-12-29

安徽三毛纺织有限公司,佛山市三毛纺织有限公司介绍? 2020-12-29

颍上三毛,颍上最厉害的三毛黑老大 2020-12-29

安徽三毛服饰,安徽省池州市贵池区牛头山镇前江工业园里安徽省望江县有多少路?? 2020-12-29

剪发团购,团购理发店 2020-12-29

安徽省直刘海,安徽寿县哪个理发店剪发好,特别是刘海。 2020-12-29

二月二龙抬头安徽芜湖理发店顾客盈门 有商家玩“噱头”按吉时预约剪发 2020-12-29

世界上最贵的手机多少钱,世界上最贵的手机多少钱? 2020-12-29

最贵的藏獒,世界上最贵的藏獒多少钱 2020-12-29

大众最贵的车800万,大众最贵的车多少钱 2020-12-29